Droit de préférence offre spéciale cvo code forestier pratique

IDENTIFICATION

puce OUVRIR UN COMPTE

puce MOT DE PASSE PERDU ?

puce ME CONTACTER

puce VOS IDEES

puce LIVRES

puce MES LIENS

VOTRE PANIER

puceCONSULTER LE PANIER

ACTUALITES

Michel Lagarde a récemment publié

* 2010 EN DROIT FORESTIER » La seule synthèse disponible en France
sur l’actualité du droit forestier au
cours de l’année 2010, qu’il
s’agisse des lois et règlements,
des arrêts et jugements,
des questions parlementaires,
et de la doctrine. Un index de 600 entrées facilite la recherche et la découverte.

* Droit du champignon. (Livre)

* Droit des peupliers. (Livre)

* Les chemins ruraux. (Article)

* Responsabilité pour chenilles processionnaires. (Article)

* Servitude de passage sur forte pente. (Article)

* Prévention et indemnisation des dégâts sylvicoles. (Article)

* Cueillette des champignons, et défense du propriétaire. (Article)

* Subventions de l'Etat pour les entreprises. (Article)

* Présomption de salariat dans les entreprises. (Article)

* Loi du 5 janvier 2006 d'orientation agricole. (Article)

* Gardes particuliers assermentés. (Article)

* Plantation des arbres sur les voiries des Collectivités publiques et sur les propriétés riveraines. (Livre)

* OFFRE SPECIALE pour l’achat de la majeure partie de nos livres.

* Circulaire du 6 Avril 2010 sur l'agroforesterie et son-financement

* Loi forestière de 2001. (Livre)

* Loi agricole du 27 juillet 2010 . étude spéciale

* La Feuille 2010 (Toute l'année en droit forestier). étude spéciale

* Cours de droit forestier actualisé

- Code forestier

- Livres de droit forestier

BIENVENUE
Image d'introduction

Bienvenue sur notre site qui s'adresse à tous ceux qui ont besoin de renseignements juridiques sur l'arbre, les bois et forêts, et le monde rural ou montagnard, ou certains aspects de la chasse. Nous espérons que vous y trouverez l'information nécessaire ; à défaut, demandez nous conseil.

Ce site met en ligne une information que nous avons nous-mêmes traitée, analysée et synthétisée. C'est donc une information souvent unique en son genre, qui totalise près de 10 000 pages.

Par ailleurs, l'homme n'étant pas qu'un monolithe, vous trouverez dans la rubrique « autres passions », nos autres œuvres, modestes, notamment en littérature et poésie.

Dans tous les cas, je vous souhaite une agréable visite.

Michel Lagarde.

PS. Nous ne dépendons de personne, et sommes totalement indépendants ; ce qui vous assure l'impartialité de nos écrits ou de nos réponses.

mer forte accessoires bateau vente en ligne accessoires moto camping europeen de la plage camping finistere camping foret fouesnant camping fouesnant informatique fouesnant droit forestier formation pizzaiolo gites fouesnant hotel benodet le nouy fenetres les kelted football americain pension chien bretagne platinum vente cidre poisson aquarium bulbes de safran voitures pas cheres Michel lagarde - droit forestier

avocat droit forestier LIBRES PROPOS

du côté des particiensDU CÔTÉ DES PRATICIENS

avocat forestierHEBERGEMENT ET LIENS

législation forestièreRÉCENTES PUBLICATIONS DE MICHEL LAGARDE

justice forêtMOTS-CLEFS DU PRÉSENT SITE

foret france loisMÉTHODE POUR ÉCRIRE LES CODES FORESTIERS NATIONAUX

nature loisCOLLECTIVITÉS TERRITORIALES, COMMUNES, SYNDICATS …

forestier lois2011 ALIÉNATION DES FORÊTS DE L'ETAT

formation gestion cérébraleFORMATION, GESTION CÉRÉBRALE

Message pour nos amis étrangers (cliquez sur les drapeaux) :

texte chinois chinois partie 1 chinois partie 2 chinois partie 3 chinois partie 4 chinois partie 5 chinois partie 6

对制定森林法典所作的一些思考/有关森林法典编纂的一些原理 《法国森林杂志》1994年 第105051-3期 第275页到280页 作者:米歇尔 拉嘎赫德 本人在起草法国森林法典的过程中作了一些具有一般指导意义的思考,这些思考主要涉及到我在法典编纂过程中所使用的方法,我认为这些方法可能会为类似的工作提供一种借鉴。这里我们仅限于讨论方法论上的一些实质性的问题。 在这里我们限于讨论必要的方法论方面的问题。因为森林法典的起草问题所及范围非常广泛,因而讨论起来也是无止境的。因此本文只限于对方法论问题作简明讨论。 这些讨论的一般性和普遍性有可能是令人惊奇的。这涉及到如何在纷繁复杂的情况下使用那些共同性的原理。我们认为无论在世界上哪个地区,我们都可以透过纷繁复杂人与自然的表面关系详细阐明这些共同性的原理。 首先要说明的是:对于保护森林开发和经营森林,森林法是必须的。那些拥有这方面制度的国家在这方面的实践是很好的明证。其次,在我们这个时代,在那些法治国家,森林法的发展被放在了首位也是很好的明证。最后需要说明的是,一个政治、经济、社会及国际关系都平衡发展的社会环境为森林法的发展提供了充要条件。 本文将阐述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制定森林法典的目的的;另一个是关于起草森林法典的技术的。 为了便于行文,本文中森林法典是指:一个国家森林法律规范性文件的总和。 一、制定森林法典的目的 对于所有森林法典的设计者来说,以下几个问题是最为重要的: 一是制定一部仅限于森林的法典,还是制定一部调整范围更加宽泛的法典? 二应该给予以森林为生的人什么样的法律地位? 三为了保护和管理森林,应该制定什么样的规则? 四应该使用什么样的结构(法人)? 在以上的问题中,前两个问题是基础性的。 (一)、森林法典的调整范围 一部森林法典可能会包含很多内容,我们可以让它的内容很窄,也可以让它的内容很宽泛。所以在给森林法典下定义以前, 我们要对其范围作一个评估。 1、定义 狭义的森林法典只涉及到调整森林树木的问题,在这个问题的内部可能只涉及到调整林木本身的问题。如果森林法典的调整范围再扩展,就可能涉及到调整林地以及和森林相关的采石场、矿泉资源、动物种群以及人们对森林资源的使用权问题。 广义的森林法典不仅涉及到森林本身,而且要扩展到与森林相关的其它财产。 从理论上讲,我们可以打破这种广义狭义的划分,制定一个混合的森林法典,也就是说既包含一部分狭义的森林法典内容也包含一部分广义的森林法典内容。这种制定森林法典的模式一经确定,我们就可以以极其简明的方法来确定其内容了。 2、对狭义的森林法典模式的评估 一部狭义的森林法典总是要包含以森林为核心涉及到物种和土壤等内容的。当然,森林这个核心与物种和土壤存在着生物学意义上的相互依赖性。法国本土就采用这种模式的森林法典。 如果我们把森林法典的内容扩展到包含采石场、水资源以及动植物群这些非纯粹性的森林要素时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之所以把有关水资源的法律制度和森林法律制度相连接是因为水为动植物提供生存条件。 法国的森林法典没有把水资源和动植物资源的保护列入其调整范围的原因是由于其历史的特殊性,这个特殊性没有普遍意义。事实上,曾经有一段时间,主管水资源的行政机关也管森林。 把狩猎、捕鱼、动植物群、矿产和石料资源以及环保等从森林法领域分出去,这是我们西方社会日趋复杂化的表现。这种划分不一定就提供了一个既定的标准。相反把这些领域归到森林法中统一调整倒会使工作变得简化而有效率。所以广义的森林法典模式值得其它国家考虑。 3、对广义的森林法典模式的评估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向对森林法典进行扩展。 第一个方向,可以考虑把森林法典在空间上进行扩展,这样森林法典就变为自然环境法典,但是这不是森林法典的使命,所以我们不会考虑这种扩展。 第二个方向,可以考虑把森林法典向农林方向扩展。尽管土壤和森林不是同质的东西,但是土壤却可以部分地被森林覆盖,这样看来把森林法典扩展的到包含土壤的内容似乎是合逻辑的。这种扩展的基点在于保护食用和家用林木以及水土资源保护的必要性。例如防护林,将其列入森林法典是合乎逻辑的。此外在土地使用密集的地区,农业防护林和森林之间的界限是很难区分的。这时法律规范的和谐适用就十分必要。 这第二个方向的扩展被马约特岛[科摩罗] 的森林法规所采用。这种农林合并立法的经验对法国来说是新生事物,是很值得关注和参考的。这种模式可以被称作森林空间法。 (二)人法 森林及其周遭地区通常有人居住。一部森林法典不能忽视这个问题。我们甚至可以说除了我们上面考虑的那些前提性的问题之外,人的法律地位问题是森林法的主要问题。 这个问题的解决依赖于人和土地的法律地位。对这个问题的研究的出发点我们假定为一个法治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在林区居住的人就不能被看作是对森林没有权利的。那么,我们承认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权利呢?在现存的西方的各种固有法律权利中(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和特许权等等…),可以考虑赋予他们一系列权利。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具体赋予他们什么权利,而在于弄清楚这些人是否对他们的生活空间拥有支配权。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事实上取决于国家的 。第一阶段会考虑的简单的保护,那么所有毁林行为都是对林区居民权利的损害行为。 出于改善和经营开发的考虑,管理的必要性带来了对其他方面的限制。 尽管承认林地居民的权利是必要的,但是这些权利的性质却很微妙。 这些权利必须能保证满足林地居民的需要,并且一旦出现权利被损害的情况就会出现一种补偿机制。 在这方面,只有一个原理是可以接受的,那就是孟德斯鸠在他的《论法的精神》这部著作所提出的原理,亦即:森林法之意源于民意。立法者的首要任务就是研究源于居民的习惯和习俗的规则,然后使之和国家的目的相协调。从这个角度说,这一原理也可以在法国有关森林方面的惯例法中找到明证。 事实上,在过去几个世纪,林地居民的典型的、有独创性的权利是森林使用权,这种权利源于过去极其宝贵的经验,直到今天仍然没有过时。 (三)、物权 物权构成了森林法典的核心。起草这样一部法典是一项法律技术工作,然而在实际中有关这方面的指导却很少。通晓所有有关森林方面的法律(如果可能的话,通晓这方面的立法史)是十分必要的。并且要仔细把这些法律和各地的现实相对照。 除此之外,要注意,仅从森林保护角度来看,所有的森林法典都应包括针对森林灾害,特别是针对森林开发和火灾的立法。这就涉及到那些复杂而狭窄,附属于地方惯例的立法。 相应地,出于保护水土的目的,森林保护和土地生殖力的恢复也应该包含在法典之中。当然,还要考虑到水源的保护,河流的使用,以及河岸的维护。 森林法的先取财产制度和在用益物权领域一样,要实行砍伐许可证制度以及其它的一些授权制度。为使某些机构远离森林而设立的地役权也是一种方法。 在一部广义的森林法典中,考虑到农地的使用与森林立法的协调关系,要研究农林方面的立法内容。 在一部森林法典中是否要包含金融方面的条款,尤其是税务方面的条款,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因为森林法从本质上说属于地产法,而金融法和税法则属于其它法律机制。 最后,刑法条款一定要被考虑到。要从整体考虑,而不是把它们分散在法典各处。 (四)、组织法 为了贯彻执行森林法,森林行政机关是不可少的。如果只是森林保护,这样一个行政机关也就够了。但是,如果涉及到森林管理,并且如果我们不希望只是一个行政机关垄断的话,那么森林权利人就需要救济。从这个意义上说,就需要一个特殊的组织来从事这项工作,特别是当森林权利人是一个群体的时候。 二、森林法典的编纂技术 以下,我们首先阐述制定森林法典的好处,然后再就森林法典的起草技术提出各种建议。 (一)、编纂法典的好处 有关森林法的立法条款分散而混杂的例子是很多的。在一个法律文件中包含所有森林法条款并且设计正确,这显然是效率的保证。所有的法典编纂都有这个目的。 这个文件显然应设计成行政机关和其他有关人士的一种实用工具,而不是只为少数人服务,从而很少被使用的东西。 (二)、森林法典的结构 可以使用两个标准来安排森林法典的结构:森林权利的性质和森林法的立法目的。 法国森林法典就使用这两个标准。这并不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而是历史的原因造成的。发生在这个领域中的长时间的实践和思考促使我们倾向于森林法典的编纂把其编纂方法和编纂目的联系起来,因为在这方面,共有森林和私有森林是没有区别的,简而言之,只有政治上和法律上的偶然事件才会使相反的意见得以产生。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自从查理十世以来,法国的森林法典采用所有权的概念为基础,亦即以森林法的立法目的为标准方法来编纂法国森林法典的。 除了以上诉两种标准来安排森林法典的结构以外,我们可以再次使用森林权利的性质作为二次划分的标准,这样就能揭示对在共有土地和私有土地上的森林进行立法的特殊性。.. (三)、法律条文的配置 一个法制国家是以分权原理为基础的,这导致了法律规范至少具有二重性:法律和行政法规。这个原理意味着所有森林法法条都分属于这两种性质的法律规范。这样就在法律渊源上造成了法典编纂的困难。 正是由于政治原因,法律规范的这种二元性是毋庸置疑的,因此法典编纂人要通过特有的排版技术显示出这种法律规范的二重性。 (四)、起草工作要求不同专业人员协作 由于现代社会的复杂性,梦想通过一个统一的设计来解决所有的问题是不可能的。森林法典编纂工作是一项非常繁重的脑力劳动,需要多方合作。根据我们的经验,至关重要的是要有森林法学家和管理森林的行政工作者参与。要知道立法工作首先是在事实基础上进行的(著名的名言《法律源自现实生活》),然后产生法律效果。换一句话说,要由林业人员列出他们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接着考虑解决问题的方法。最后由森林法学家根据这些情况把事实措施上升为法律措施,也可能根据其据有的法律知识再提一些其它措施。这样通过这种丰富的互动,一部高效的法律就诞生了。 在研究事实的阶段,有可能需要其它专业人员的参与,例如需要进一步了解地方的社会结构,以便森林法能够吸收地方的社会惯例。 这种跨学科性的特点是制定森林法工作的最基本特点,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复杂程度的不同,有时会产生省略某一专业的参与的错觉。 (五)、参考其它领域的立法 一国的森林法要和这个国家在其它领域的立法相协调。例如,根据我们的经验,海岸森林(红树群落)的法律地位会产生和海洋法相协调的问题。此外研究其它国家的森林法也会为我们提供丰富的参考。 例如:法国共有森林的概念。 结论 以上关于森林法典编纂的建议仅仅是扼要的、不全面的,考虑到这些建议只是地方性的经验,而且这个问题的范围很广泛。但是本文仍可作为其它相关著作的提纲或参考。 最后,如果需要本文的建议又不能理解本文的内容,那作者的努力就白费了。因此入门教育和进修总是必要的。 注释: 1、本文的作者曾经为非洲的科摩罗的马约特岛群岛起草森林法典。 2、如果我们把法国森林法典作参考,我们不谈修改,如果要修改一部已经非常优秀的法典,需要另外的评语。 3、有必要指出,制定一部森林法典, 就像我们在法汉词典 科摩罗的马约特岛所做的那样(需要回答很多问题),是以《法国森林法典》为蓝本的,尽管这样,从严谨的法律角度来说,还是需要八千小时的研究、调查、起草和修改。 4、法制国家:公民有权利对抗国家权力。于此相反警察国家:国家据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公民无救济手段反对国家做出的决定。 5、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在法国大革命以前的旧制度下,狩猎是归森林行政部门管的;大革命后一直到现在在国有森林中的狩猎已不归森林行政部门管了。是法国人创造了这种体制。 6、在森林法典的五卷中,最后三卷取消了所有权标准。

Michel Lagarde is a lawyer, a Law Professor at Pau University and at the National School of the Forestry Commission. Since he drafted his PhD in 1984, he wrote 10 000 pages about the forest law and about the environment. He is the French specialist on this legislation.

Since 1990, he has been asked to work on projects of national level. He wrote a forestry code about agroforestry for Mayotte (Indian Ocean), in more than 8 000 working hours. He drew out of this a written and practical method to elaborate national forestry legislations.

On an international level, one of his fundamental books was translated into Japanese. His work is known in several countries, among which Russia, Sweden or Finland…

This website presents the main part of his work.

Keyword : environmental lawyer, forest biodiversity, common woods, wood, afforestation, mushroom, hunting, wood hunting, forest code, clearing, game damage, forest law, environment, environmental expert, commercial forest, forester, common forest, forests, forest fire, forest legislation, literature, mountain, forest park, poetry, forest storm.

Dr. Michel Lagarde ist Professor für Jura an der Universität Pau und Anwalt und akademischer Lehrer an der nationalen Hochschule für Wasser und Wald. Er hat seit seiner Promotion 1984 ca 10.000 Seiten zum Recht für Wald und Umwelt veröffentlicht. Er ist der französische Experte für die Wald- und Umwelt-Gesetzgebung.

Seit 1990 wird er berufen, wesentliche Beiträge in dem genannten Spezialgebiet auf nationaler Ebene zu leisten. Den forstlichen Teil für das Agrar- und Forstgesetz für Mayotte Inderocean hat er in mehr als 8000 Arbeitsstunden geschaffen, bearbeitet und formuliert Daraus abgeleitet hat er ein Konzept für die Ausarbeitung nationaler forstlicher Gesetzgebungen.

Sein guter Ruf ist international . Eines seiner wichtigsten Bücher ist in japanische übersetzt worden. Seine Arbeiten sind in Ländern wie Russland , Schweden und Finnland zitiert worden.


9 juillet 2001, Acca, accident de chasse, Affouage, Arbre, Association syndicale, Avocat environnement, Bandite, bois, Bois communaux, Boisement, Bourdaine, Champignon, chasse, Chasse en forêt, Chemin d’exploitation, Chemin rural, Chêne truffier, Chute d’arbre, Chute de branches, Code forestier, Coupe abusive, Coupe extraordinaire, CRPF, Débardage, Débroussaillage, Débroussaillement, défrichement, dégâts de gibier, Droit de chasse, droit forestier, eaux et forêts, Engref, Entrepreneur forestier, espace boisé, Expert forestier, Expertise agricole, Exploitation forestière, Forestier, forêt communale, Forêt de protection, Forêts, glycines, Groupement forestier, incendie forestier, Inventaire forestier, L. 130-1, Mayotte, Monichon, Morts-bois, Parc forestier, peupleraie, peuplier, Plan de zone sensible, Plan simple de gestion, Poésie, Processionnaire, régime forestier, Sérot, Soumission au régime forestier, Vent violent, Voirie départementale.